【航空学校】|连线首尔|如果有需要,我会是最后离开韩国的一批人

分享到:
点击次数:322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13日22:42:30 打印此页 关闭

航空学校|连线首尔|如果有需要,我会是最后离开韩国的一批人

天府航空学院重庆招办


 

45岁的曹勇已经在东航工作了25年,11年的驻外经历,让家乡上海在他眼中已经变得有点陌生。2015年,他成为东航韩国营销中心首尔场站站长。5年来,他每年至少有300天工作、生活在首尔。

 

 image.png

韩国疫情中坚守在仁川机场岗位上的曹勇

 

新冠病毒来势汹汹,韩国成为了中国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口罩荒”日益严重。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此时的曹勇本应该乘坐MU512航班,从韩国金浦飞往上海虹桥,享受自己的年假。但日益严重的韩国疫情,将他隔在了黄海彼岸。

 

东航是我国拥有最多韩国航点的航空企业。过去,在仁川、金浦、釜山、大邱、务安、清州、济州7个航点中,航班最多的仁川机场每日有21架次东航航班起落,最早一班715分飞往烟台,最晚一班2315分飞往延吉。疫情发生后,东航大幅缩减韩国航班数量。目前,仁川机场日航班量仅剩3架次,飞往烟台的早班和飞往延吉的晚班被取消,飞往南京的航班由每天一班减为每周两班,大邱、务安、清州、济州4个航点全部停航。

 

 image.png

东航韩国营销中心员工 (右1为曹勇)

 

东航在韩国仁川机场的员工共47名,中国人仅3名,曹勇是其中一个。“起初,看到病例数每天翻一番时,我还有点害怕,现在已经麻木了。”曹勇说,“我是民航人,服务好旅客是我的责任。如果真有需要,我会是最后离开韩国的一批人。”

image.png

39日,清晨,7时。

曹勇睁开双眼,摸出手机,打开“奋斗在韩国网”,查看疫情数据。

“奋韩网”是韩国最大的华人网络社区。过去两周,关于疫情的讨论在所有版块置顶。

80~16时,韩国新增17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0~24时日增367例,累计7313例。”

“人数超过7000了啊。”曹勇嘀咕了一句,其实心里并不太在意数字。他更关心的是周边民众的生活状态有没有改变。

 

 image.png

3月初,仁川地铁云西站,行人很少。

 

曹勇在云西租房子住,到仁川国际机场要坐两站地铁。当天,在同一节车厢中,他发现有3名乘客没有戴口罩。

 

830分,曹勇抵达了东航设在仁川机场的办公室。上班的第一件事是量体温,在确认所有员工体温没有超过37.3摄氏度后,他开始清点当天保障细节:有多少架次航班、有多少订座旅客、飞机停靠在哪。疫情期间,东航航班在韩国的串飞取消了,所有飞机会在始发站等待——虽然这让工作轻松了不少,但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930分,由仁川飞往南京的MU580航班值机柜台开放。曹勇来到T1航站楼出发大厅,检查柜台保障情况。东航韩国籍值机员正戴着口罩和手套,为旅客办理乘机手续。与平时相比,这座2019年旅客吞吐量超过7000万人次的机场冷清了很多,过去要耗费40分钟排队的安检通道随到随走,常抱怨服务员不够用的免税店门可罗雀。

 

值机柜台关闭后,曹勇来到东航贵宾室,检查卫生清洁和食物配备情况。在东航中韩往返航班上,中国人比例达80%。把旅客服务好,用他的话讲,是充满“成就感”的一件事。

 image.png

image.png

39日,东航MU511航班承载医疗物资飞往韩国

 

当天上午,由中国察哈尔学会和北京江苏商会共同捐赠的医疗物资从上海飞往首尔金浦机场,包括1万套防护服、10万只医用口罩、2000瓶消毒液。这批物资由东航免费承运,箱子印上了韩国古代诗人许筠的诗句“肝胆每相照,冰壶映寒月”,将全部驰援韩国大邱。

 

曹勇想起上周自己保障过的一批物资。当时,上海向韩国捐赠的50万只口罩运抵仁川机场。他监督了整个卸货过程,与物流仓库办理报关手续,保证第二天物资被顺利领走。他给东航金浦场站站长打了个电话,详细询问物流和通关渠道是否畅通。

 

 image.png

image.png

32日,东航MU5041航班载50万只口罩飞往韩国首尔

 

1227分,MU580航班飞往南京,终于迎来了午餐时刻,却也是曹勇一天中最“糟糕”的时刻。尽管在韩国待了5年,他还是长着一个“中国胃”。他不爱吃食堂供应的大酱汤、泡菜炒饭等韩式料理,宁可在机场餐厅买两个汉堡。而更多时候,他选择不吃。

 

整个下午,曹勇都待在办公室里收发邮件,处理日常工作。

 

1830分,曹勇坐上了回家的地铁。他开始思考今天晚饭吃什么。“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做上海菜饭。这是深受上海市民喜爱的地方小吃,把大米、香肠、香菇、上海青等放在一口锅里煮。由于中午没吃好,他又给自己配了一碗蔬菜汤。

 

2030分,收拾完毕后,曹勇与家人通了电话。按照惯例,双方互相“汇报”当天菜谱,互相询问身体状况,然后互道晚安。

 

“多吃点水果,千万别停,增强免疫力。”曹勇的母亲隔着900公里再次叮嘱。

 

23时,躺在床上的曹勇又刷了会儿手机。“看来韩国的疫情还在上升期啊,恐怕要持续到五六月了。”这么想着,他进入了梦乡。

image.png

时间回到2015年,那时,曹勇刚踏上韩国的土地。

不会说韩语——对初次抵达韩国的曹勇来说,这是最大的工作困难。

所幸,这里的东航韩国籍员工都能讲一些中文。很快,一种夹杂着中文、韩文和英文的混合语言成为他们的日常沟通工具。

在韩国,曹勇的生活轨迹主要围绕机场,几乎没去过韩国的任何景点。在休息日,他更享受泡杯茶、看电视的“宅”生活。首尔有很多中资企业,他加入了华人建立的羽毛球协会,有时跟大家健健身、打打球。

每年,曹勇要在韩国工作310天以上。虽然有40天年假,但5年来他没有在国内度过一个春节。2019年,赴韩外国游客超过1700万人次,其中,中国游客超过500万人次。春节假期正是曹勇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

 

 image.png

疫情下很少行人的仁川街头

今年,韩国的春天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

全罗南道康津郡无为寺的红梅提前绽放,光州市无等山下溪谷的山蛙提前从冬眠中醒来。

今年,曹勇终于与家人共同度过了美好的春节。

这是他在海外度过的第11个春节了。由于疫情影响,当中国大多数家庭只能视频拜年的时候,曹勇的父母亲、儿子来到了他在首尔的出租房,全家人团聚在异国他乡。

2018年,曹勇的父亲动手术。那时正值航班旺季,从入院检查到出院,他都没有陪在身边。今年,能够陪伴两位老人过一个团圆年,吃一顿年夜饭,他觉得很幸福。

 

说是年夜饭,其实是“候补”的,农历大年初二才吃上。母亲做了很多上海人的看家年菜,水笋烧肉、带鱼、烤麸、酱牛肉等香味四溢。

 

每年农历除夕,为了让东航员工在海外感受春节的温暖,曹勇要负责安排过夜机组及地面工作人员的年夜饭。由于每个航班保障时间不同,年夜饭通常分批次进行。等最后一顿饭结束,零点的钟声早已响起。

 

 image.png

疫情下很少行人的仁川街头

 

那时候,韩国全国的确诊病例不足20人。药店里的N95口罩每只卖500韩元(约合人民币3元),如今,同款口罩已经涨到了5000韩元。曹勇买了600多个口罩,托父母带回国内。母亲是街道干部,回国后立即捐了300个口罩。

 

“现在国内疫情很严重,要不你们在韩国多待几天?”在年夜饭的餐桌上,曹勇劝父母。

 

曹勇的父亲和儿子农历大年初五回国了,母亲则一直在韩国待了20多天。每天,曹勇上班后,母亲会扫地、拖地、煮饭。由于怕迷路,母亲基本不出门。下班后,曹勇会陪着母亲到附近的乐天超市,采购第二天的食材。

 

就在母亲回国一周后。218日,韩国出现第31号病例——一名新天地大邱分会信徒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之后,韩国整个疫情急转直下。

 image.png

这几天坐地铁时,曹勇发现首尔市民有了一些变化。

 

前些日子,他在车厢里接电话,一旦讲起中文,旁边的乘客会马上挪动,自己身边很快就出现一圈空间。但近些日子,这种现象消失了。

 

 image.png

311日,仁川地铁里乘客不多。

 

与此同时,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急剧增长。曹勇每天都关注上海和首尔两座城市的疫情防控情况。他感叹,封城、每个小区严防死守、大家都不外出……这些在韩国肯定是做不到的。“不过韩国在疫情信息方面的更新速度和透明度做得挺好的”。

 

222日,首尔市长到集会广场喊话,号召“大家回家”“为自己和他人考虑”,但现场嘘声一片。225日,韩国政府决定,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最大程度封锁”。但曹勇询问了在大邱的朋友,至今,那里市民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太多限制,仍然可以买到车票,乘坐高铁前往其他城市。

 

 image.png

image.png

 

2019年旅客吞吐量超过7000万人次的仁川机场如今冷清了很多

 

在仁川机场,防控措施不断升级。出境旅客携带的口罩数量从不受限制,到超过300只需要海关申报,再到不允许托运,最后到携带数量不得超过30只。

 

进港旅客填写的表格数量增加了,每名旅客必须留下在韩期间联系方式,否则禁止入境。39日早上,曹勇从资讯中得知,针对出港旅客,仁川机场将增加出发厅入口、安检通道两个体温测试点。他上午在航站楼内转了一圈,14个出发厅入口中只有5个设置了测温点。

 

 image.png

仁川机场值机柜台

 

“最严重的时候,每天6个航班中的4个出现了发热旅客。”曹勇说。对于进港发热旅客,他和同事会提前与检疫部门联系,对落地旅客进行临时隔离;对于出港发热旅客,他们会劝其放弃乘机,协助办理退关手续,拨打1339热线,申请外国人应急医疗服务。

 

在韩国,KakaoTalk是使用最广泛的免费聊天App,与微信类似。曹勇注册了自己的账号,建立了工作群组,每天与韩国同事分享防控信息。

 

东航的韩国籍员工大多是“90后”。目前,大邱、务安、清州、济州的员工在家远程办公,其他航点调整排班表,减少员工在岗时间。曹勇说,大韩、韩亚等航空企业的防疫举措跟东航差不多。

 

这些年轻人大多住在企业提供的集体宿舍里,缺少口罩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227日,东航总部打来电话,询问韩国营销中心缺什么物资。曹勇写了一个清单,没想到仅过了1天,他们就收到了150只口罩、300副手套、80副护目镜和40件防护服。

 

“没有一名东航韩国籍员工在疫情中退缩。”曹勇说,“我有21年党龄,冲锋在前义不容辞,但年轻的韩国籍员工们也冲在一线,这让我很感动。”

 

“不论你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大家都是东航人。”曹勇经常把这句话讲给员工。

 

对于生活物资,曹勇倒没有刻意去“囤”。他居住的小区里大多是机场职工,很多人周末会回首尔市区。在工作日,附近的商场、餐馆、咖啡厅全部正常营业。“人流量很大,跟平时没什么区别”。

 

在日本,在意大利,在全世界的很多角落,都有东航员工坚守在异国战疫一线。“希翼大家所有的海外兄弟姐妹们多多保重。”曹勇说。

 

最近,曹勇新学了一个韩语词,这个词在韩国人的“朋友圈”中频频出现:????,翻译成中文就是“加油”!

感谢您的点赞和分享 

素材来源/中国民航网

资讯链接:4118云顶集团手机版2020年单招报考指南

核心术语:航空学院航空学校航空专业空乘专业

 

2020考生点击"在线报名"

 

天府航空学院重庆招办

天航尾图023.png

上一条:【航空学院】|@单招考生,速看天航2020单招考试大纲及样题 下一条:【航空学校】|揭秘MU787!首班援外抗疫专家组包机背后的故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